币圈新闻

中国版“郁金香热”:区块链狂欢持续,比特币价格冲击200万?
作者币圈   时间2021-04-15   

1637年早春的一天,一个名叫弗朗索瓦・科斯特的商人以6650荷兰盾的价格购买了几十个郁金香球根,当时300荷兰盾就能满足一家人全年的开销,6650荷兰盾是一笔大钱。

但科斯特包括所有郁金香商人们都相信为购买郁金香花再多钱都值得,因为郁金香球根数量有限,而且价格已经连续上涨了两年,人们都在期待它继续涨价,好倒手转卖从中赚钱。

科斯特同样抱着这样的期待,然而在他买下球根之后不到一个星期,郁金香的价格大幅下跌,跌至原来的1/10甚至更低,到1637年2月底,荷兰曾经最富有的――起码从账面上看最富有的――人们一夜之间倾家荡产,而只支付了820荷兰盾订金的科斯特,因无力支付5830荷兰盾的尾款,最终被卖家告上了法庭――“郁金香热”梦碎,这是迈克・达什在《郁金香热》一书里写到的故事。

时间来到380年后的2017年,一股“区块链热”似乎如当年的郁金香热一般在全球范围内上演,私募、梭哈、炒币、挖矿,数字货币热浪滚滚,比特币价格曾在2017年12月17日达到历史最高峰2万美元。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为区块链站台,号召投资人,“要冲到浪涛中去,迎接区块链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冲击!”

然而,进入2018年,高涨的比特币价格开始下跌,从2万美元跌至1.5万美元、再到1.3万、1.1万,2018年1月18日凌晨,截至《IT时报》记者发稿时,比特币已跌破1万美元,价格在9500美元上下徘徊,整整一个月,比特币价格缩水超过一半。

国内监管风声也日紧,有消息证实,央行、网信办、工信部等多部委将联合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整顿清理,上交所、深交所纷纷表态将强化区块链炒作监管,一众区块链概念股票随即停牌核查。所有的玩家都在小心翼翼地观望着政策局势和业内行情。但另一方面,经过“9.4政策”(币圈术语,是指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国内ICO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叫停各类ICO活动并在随后关停国内所有交易所)之后,他们又彼此默契地达成共识:“持币即是信仰”,政策无法阻挡区块链革命的到来,比特币价格将在未来三五年涨到一百万甚至突破两百万……

当年的郁金香,今日的比特币,是否殊途同归?

金钱的骚动共同的“信仰”

和三百多年前的荷兰商人们相信郁金香一样,币圈玩家相信比特币的价格会一路涨下去,“持币、看涨、200万”――这已成为币圈人士的共同“信仰”。

1月14日,在上海长宁区裸心社举办的一场区块链活动上,400多人集聚一堂,既有来自******身家超过十亿的投资大佬,也有手持热钱的大叔大妈和新老“韭菜”,他们在项目路演和杯觥交错中谈笑风生、认识彼此,说项目、谈行情、看未来,风风火火之中充斥着人声的喧哗,满溢着对金钱的欲望。

这场“区块链革命热潮”缘起比特币。区块链是比特币底层的核心技术,比特币发明之后,很多人参考比特币中的区块链,使用类似的技术实现各种应用,这类技术统称区块链技术,如今比较形成的共识是,在金融、共享经济等领域,区块链技术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但在极端信仰者看来,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结构,解决了人类社会中最重要的信任难题,可以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方式,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随着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扬,这种对区块链的“崇拜”推高了一系列虚拟货币和项目。

“现在入场还不晚,这才刚刚开始,2018年是区块链元年,”一名来自山西的大姐对《IT时报》记者如此说道:“比特币在以后3到5年内会涨到200万元,快入场吧,EOS、ETC也都是优质币。”她刚刚参加完1月12日、13日在******喜来登金沙城举行的全球区块链峰会,那次活动场面更大,3500多人参加,100多位意见领袖,几十家投资机构纷纷到场,“区块链是未来的大趋势。”她将大咖们的演讲化作自己的观点,然后******满怀地传递给每一个新认识的朋友,让他们相信要把握住这次“革命的机遇”。

另一名资深玩家则对记者表示:“你进场了,辞职信就该砸到你老板面前。”据旁边的人介绍,这名玩家除了炒币还进行“挖矿”,账面资产不下一个亿。

(无论是投资机构、币圈人、还是小白,如今都热衷于参加一场区块链活动,他们希望在这里找到更好的投资项目。)

老玩家们歆享着主流数字货币价格大涨的红利,尽管目前行情在跌,但他们早已赚得盆满钵满,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这个做得好,比做企业赚得多”,上海资深玩家,在币圈被人称为“影哥”的赵影向记者透露,她赚了几百万元,“这只是部分利润,已经提现的数额,大多还放在里面继续升值。”

参加类似当天的活动已经成为老玩家的生活常态,对接基金、了解项目、结识新贵、抢首发糖果、与运营团队洽谈,这种社交既是掌握一手的前沿信息,也是为了集聚人气,夯实圈内“信仰”,因为他们深深明白信心对于这个市场的重要性。

新“韭菜”们也来这样的场合“取经”,一名入场不到一个月的新玩家,通过朋友介绍并花一百元入场费买到二楼后排的一个座位,他加了几十个币圈群,下载了十几个交易软件App,“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多认识一些朋友,学习他们的经验。”他刚刚投进几万元,想来这里多请教老手,最初试水时,他还战战兢兢,但现在他也开始相信,“比特币的未来前景值得期待。”

区块链行业投资人王青云向《IT时报》记者表示,币圈对比特币价格上涨的“信仰”是因为比特币供应数量恒定,大家觉得随着投资人数的增多,供需关系会导致价格大幅上涨;另一方面比特币生产和挖矿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加上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对数字货币的开放、支持,它的增值空间可以想象。

政策的规避私募的勃兴

在1月14日的区块链活动上,来自韩国、新加坡、美国的项目团队纷纷路演,其中包含自游链、UBTC、莱特币现金和ENT等项目,这些项目公司注册地都在国外,但技术团队大多在中国大陆,如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项目面向的群体也以国内玩家、投资者为主。

“9.4政策”开启之后,ICO(数字代币发行)在国内被禁止,面向公众的代币发行转变为面向基金和机构,这也催生出了数字货币新的玩法:在当天的活动上,集聚了项目团队、基金会、投资机构、自媒体、运营团队和币圈玩家,山西某运营团队负责人荣志清(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在这个逻辑链条中,项目团队负责宣讲技术和方案,直接对准基金会和投资机构,控制明面上的参与人数,“这样确保合规,不违反国家政策,至于基金会和机构又对接成百上千人,这就跟项目方无关。”运营团队和自媒体则做推广宣传,“大的自媒体从项目方拿返点,最多可以获得15%的返点额度,运营团队则圈人推广,建社群、发微信,让更多的玩家了解项目、参与项目。荣志清表示:“项目方不会直接对接个人,不接受个人小份额投资,私募方式已经成为行业的常态。”

这样的局面也迫使荣志清改变工作模式,在币圈摸爬滚打三四年的他最初做二级市场,“主要是帮人代投,因为那时候新入场的‘韭菜’特别多,”后来二级市场被切割之后,他便转向一级市场,帮项目做推广运营,同时成立了五人团队,上述来自山西的大姐就是成员之一。荣志清介绍说:“五个人各有分工,有的负责技术对接,有的负责市场,有的联络玩家,有的维护社群,”现在他每个月都要四处飞,参加各地的会议和活动,“这样可以直接接触项目方、基金会和投资机构,可以直接拿到私募份额;如果只在家里参与项目私募,就只能看白皮书,”他表示:“白皮书最不靠谱,因为白皮书只是项目方想让你看到的东西,你真正想知道的东西在里面看不到。”

1月12日、13日两天,荣志清团队成员三人一起飞往******,他们都被当时的场面所震撼,PreAngelFund创始合伙人、天使投资人王利杰在演讲中说:“区块链是大势所趋”,被这样的宣讲感染后,在上海的活动上,他们也对新的朋友布道:“今年就是区块链元年。”

币圈也不乏清醒者。区块链铅笔创始人、币圈知名大咖龚鸣对记者表示,所谓区块链元年,应该从2017年算起,区块链的技术前景也确实可期待,但对于目前火热的炒币行为,他持保留态度。在龚鸣看来,很多人都是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进入该领域,“这显然不合乎实际。”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蔡剑认为,区块链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如果理解区块链技术,但是不理解社会价值规律,那么更容易被货币幻觉所误导。数字货币幻觉比传统的货币幻觉更有致幻性,更具有成瘾性和传染性。

泡沫的狂热财富的迷梦

当天活动的尾声,主办方建了一个微信群,偌大的二维码在显示屏上呈现,台下的玩家纷纷拿出手机扫码进群,“丁零零”的一声声响,仿佛铜钱撞击地板发出的清脆声,在这个名为“区块链前沿信息群”里,每个进入者都希望在这里获得更多的“有用的东西”:人脉、资讯、私募股份或者项目方的免费赠送额度等等。

这是币圈的生态模式,除了线下的沙龙活动,更要参与线上社群的分享、交流或交易,发布新币公告,往往会用充满煽动性的语言,用以点燃******,让人们获得更多对于未来的信心。在记者加入的一些微信群里,看到太空币的新动向:“1月20日太空链基金会回收SPC计划,计划按照一币一别墅标准进行补偿!太空链一切不止于想象。”

还有比原神教的******语录:“比原链不但有以太坊可编程的智能合约,更实现了难度很大的跨链功能,比原链将来能存储几乎所有的币种,比特币、以太坊,TOKEN都可以存在一个比原链钱包里,比原链是真正的国产第一,有实力、有技术、有市场,堪称中国版的比特币或以太坊,具有千倍币甚至万倍币的实力。”

“一币一别墅”“千倍万倍涨”“拥抱区块链”“持币是信仰”,类似的言论会时时在群里出现,在国家数据中心节能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吕天文看来,这些言行语录都不过是玩家们的相互鼓劲甚至是“阴谋”,老玩家们在试图吹大泡沫,用来吸引散户入场,等入场完毕泡沫破灭之前,******、老手会迅速离场,对散户和新手进行“疯狂的屠杀”。他建议,拥有中小资本的人们应该认清形势,不要被迷局乱眼。

吕天文表示,这种炒作虚拟货币的方式对国家经济没有任何好处,是典型的“投机行为”,政策监管应该越早越好、越彻底越好,同时,所有国家都应该发起抵制。他认为,目前美日等国家因为受到金融资本的绑架,所以任其发展,但迟早会自食其果。此外,他预测这波炒币热潮在国内不会超过2018年,在美国和日本,也将在2019年年中结束。

万币跌落郁金香的未来?

一团乱象热闹之中,监管风声随之而来,有消息证实,包括央行、网信办、工信部等多部委将联合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整顿清理,特别是对于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点对点”的做市交易,甚至是注册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等将进行逐步清理。利空政策风声,导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暴跌,截至1月18日凌晨,比特币价格跌破1万美元,为9900美元,约合人民币元,这和一个月前最高峰的2万美元相比,直接缩水一半;其他主流数字货币如以太坊、莱特币、EOS等单日下跌幅度也达到20%左右。

记者获得一份山寨币跌幅名单中显示,在过去一周,瑞波币跌幅为60%、Act70%、BCD80%、Fun60%、Gnx75%、Hsr70%、Show85%、Smt75%、TNB80%、Trx80%,这样的下跌态势令币圈玩家惊呼;“万币跌落”。“一觉醒来,蒸发30万,一台小车就这样没了”“币变多了,钱却缩水了一大半”,玩家在微信群里纷纷感叹。

与此同时,沪深交易所也表态要强化区块链炒作监管。《IT时报》记者发现,1月17日起,曾推出相关区块链概念股的公司股票纷纷停牌核查。赵影也向记者透露,1月2日,人人公司发布RRCoin白皮书,推出人人坊,当时她以1:3000的比例(一个以太坊购买3000个人人坊)投了22.5个以太坊,但很快人人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人人坊项目翻车,目前,私募基金会已经将22.5个以太坊退还。

在这样的局面下,玩家们都在谨慎地观望,一名资深玩家向记者表示,他目前都不建议朋友们入场。

但狂热并未就此停歇,在微信群内,处处可见类似“跌得越狠,后面涨得越疯”的判断,在浙江宁波从事币圈运营的“骄哥”表示,经历了“9.4政策”之后,大家对监管的影响相对淡然,尽管这段时间价格会受影响,但圈内普遍认为监管利空不会影响区块链的长远发展,“所以即使眼前会跌落,但还是相信最终会涨上去。”据*********息了解,目前,全球每天比特币交易价值已经超过200亿美元,有6000多个不太受到严格监管甚至零监管的数字代币交易所,为数字资产提供了巨大的流动性。

“除非各国政府联合监管或打压,否则由于市场需求的存在,如投机炒作、贩毒或洗黑钱的需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交易会一直持续。”荣志清最后强调说。

“一直持续”是所有入场者对区块链和比特币的信仰,这种景象和心态像极了300多年前阿姆斯特丹港湾的那些商人,他们手持十几株郁金香球根,游转于哈勒姆的酒馆,期冀更高价钱的买卖,但暴跌来得猝不及防,正如迈克・达什在《郁金香热》的扉页里引述道:“那些人被狂热冲昏了头脑,更确切地说是对鲜花的渴望,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只为一朵满足他们所有幻想的郁金香。这种疯狂就像一种疾病,摧毁了不少富有的家庭。”

你可能还感兴趣:

友情链接 Links

欧易OKEx_比特币价格行情_比特币交易平台